欢迎访问法治晨报网(gczcn.org)!

法治晨报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焦点 >

丹东中法:8500万欠款为何非要执行两亿的资产?

时间:2018-05-14 20:14 点击: 作者:新媒体
[导读]一企业为解另一企业还贷之困,在两家商业银行的参与并策划下进行倒贷。具体的方式是,这家企业出面,以另一企业资产担保还弄来其名下的两个空壳公司,这家企业和这两家空壳公司一起,共贷款两个亿。这另一企业原来到期的贷款是还上了,可是这新贷的两个亿,

一企业为解另一企业还贷之困,在两家商业银行的参与并策划下进行“倒贷。具体的方式是,这家企业出面,以另一企业资产担保还弄来其名下的两个空壳公司,这家企业和这两家空壳公司一起,共贷款两个亿。这另一企业原来到期的贷款是还上了,可是这新贷的两个亿,在到期没有归还的情况下,却发生了很多故事,故事的中心就是这两个亿的贷款法院非要这家企业来还,这家企业当然不服,于是,又牵扯出法院判决不公及执行时存在很多违法违规的问题。

这家企业名叫“辽宁深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原名:辽宁深港投资有限公司),另一企业名叫“丹东贵宾商贸服务有限公司”,两家企业从不相识到朋友再到翻脸的过程中,起因当然是丹东两家商业银行事先违法违规的“倒贷”行为,这两家银行分别是,丹东宽甸农商行和丹东农商银行,可闹到法院到最后的执行,丹东中法及执行局却又充当了很不光彩的角色。

近日,记者亲赴丹东,对此事进行了调查采访。

缘起:两家银行与企业共同策划的“倒贷”事件

一切事情都得从四年前说起。

2014年11月,丹东贵宾商贸服务有限公司的银行1.5亿贷款到期却归还不上了,于是,在这两家商业银行的策划下,找来了与“丹东贵宾”本不相干的辽宁深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这“辽宁深港”也答应两家银行帮助“丹东贵宾”一把。很快三方达成协议:“丹东贵宾”以自己经营的酒店所有财产做抵押,以旗下的两家空壳公司再加上“辽宁深港”,三个企业共从两家银行贷款两个亿。其中,“辽宁深港”名下的是,丹东宽甸农商行货款2500万元,丹东农商行贷款6000万元,总额度为8500万。

“辽宁深港”的法人杭宇堂说,身为正在发展中企业的法人,自己企业的资金也有很大的缺口,于是,在银行和“丹东贵宾”三家企业都在场的情况下,达成协议,所贷来的两个亿资金中,“丹东贵宾”不仅用它名下两个空壳公司贷来的款,还得加上“辽宁深港”名下贷来的8500万中的3500万,来还1.5亿的银行到期的贷款,余下5000万由杭宇堂的“辽宁深港”来支配,但是,没有多久,这“丹东贵宾”又向杭宇堂提出,企业还急需500万元,要杭宇堂再借给他们500万,答应一个月之内肯定还清,双方还签订了协议。

看似杭宇堂的“辽宁深港”没有拿一分钱的抵押物便得到8500万实为4500万的银行资金,其实,在这起贷款中,杭宇堂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最大的作用是,他拿营口一家企业为“丹东贵宾”下属的两家空壳公司做了担保,虽然这家公司的法人也是杭宇堂,但这家企业是一个独立股份制企业,去银行做担保必需走股东大会表决等程序,但因为这个贷款前题是在两家银行操作下进行的,所以,营口这家企业除了杭宇堂之外,在股东门谁也不知的情况下,便为人家担保了,就是这个担保,为杭宇堂惹来了大麻烦,这个麻烦,几乎要断送他投入几个亿企业的性命。

发展:三家企业全成被告

“丹东贵宾”的老帐算是堵上了,但新帐也得还呀。银行约定是一年内将贷款全部还上,还老帐在抵押物不变的情况下再接着贷款。但是,在贷款到期后,“丹东贵宾”又还不上这新的贷款,实际只用了4500万杭宇堂的“辽宁深港”,因很多工程正在建设当中也没有还上这个贷款,于是,两家商业银行当原告,将“辽宁深港”和“丹东贵宾”名下的两家空壳公司告上法庭,唯独没有“丹东贵宾”什么事,“丹东贵宾”也理直气壮,反正他们的大酒店已抵押给银行了,他用了贷款且不当被告也理所应当。

事情到了2016年10月,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了三个判决,判决杭宇堂的“辽宁深港”还款8500万加利息,同时也判令了“丹东贵宾”名下的两家空壳公司还当初的贷款加利息。

针对这个8500万元的判决,杭宇堂的“辽宁深港”是有意见的,因为,当初在贷款时,“丹东贵宾”和杭宇堂的“辽宁深港”是有协议的,且还有银行的答应,杭宇堂的“辽宁深港”只需还企业所用的4500万,其它全由实际用款人“丹东贵宾”来还,可是法院却判决这8500万全他们来还,但考虑到有协议在手,这是有法律效力的,所以,杭宇堂没有上诉。

欠债还钱,法院很快进入到执行阶段。此时的杭宇堂还在想,反正抵押物全是“丹东贵宾”的,法院去执行这家大酒店便完了,而他要还这4500万也不难,但是,他想错了,此时,丹东中法的执行局、银行及“丹东贵宾”早已合计好并找出借口来,这两个亿的贷款,都要杭宇堂来还。

结局:法院要强行执行“辽宁深港”的两个亿

2017年初,丹东中法执行局动真格的了,执行法官以白国杰为代表,先是查封了做为抵押物的“丹东贵宾”经营的酒店,接下来,又查封了“辽宁深港”正在建设中价值2.67亿的“丹东新区医院”项目。贷8500万,实际用了4500万,查封了近三个亿的资产,杭宇堂不干了,他觉得,超标都不允许,那有超标5倍多呢?于是,他找到了执行局白国杰法官,找了多次,执行局的白国杰都不予以答复,不说为什么就是这样查封了。这期间,他向法院执行局提出执行异议,但很快就被驳回了。

眼看就要进行到拍卖阶段,杭宇堂还是不停地去找那位执行法官白国杰,到此时,这位执行法官不得不做出一件事,从自己的抽屉里又拿出三个执行裁定,三个裁定是分别下给“丹东贵宾”下属两个空壳公司的,裁定中,总共额度为一个多亿,也就是说,杭宇堂的“辽宁深港”名下了8500万,再加上“丹东贵宾”两个空壳公司名下总共两个亿的贷款加利息,将全由杭宇堂来还,理由当然是杭宇堂将营口那家独立股份企业拿来当了空壳公司的担保。

执行时,不动“丹东贵宾”的抵押物,只执行杭宇堂的“辽宁深港”,连营口的企业也逃不过,杭宇堂当然说死也不同意,于是,又以“案外人”的身份诉到丹东中法,中法也很快下达了裁定,终止除了杭宇堂“辽宁深港”之外贷款的执行。

到此,杭宇堂只要负责他的8500万加利息,因只用了4500万,那得按协议协商或再上法院,得拿那份协议说事,可是,这个执行局的白国杰还没有罢休,就在记者前去采访的半个月前,执行局又去了营口的这家企业欲强制查封并执行,这家企业的股东们又不干了,他们的理由也很充分,他们说,企业做担保时,股东们全不知道,因担保当了被告也不知道,更没有人通知他们出庭辩护,执行裁定更是从来没有见过,怎么这“丹东贵宾”的贷款抵押物不执行,在“辽宁深港”提出异议法院下达裁定后,又找到了他们?于是,这家企业向辽宁省高院提请再审。

记者手记:如此营商环境下的丹东将何去何从?

营口的这家企业向辽宁省高院提请再审了,什么时候开庭,结果会怎么样,那也许得几个月或半年之后的事情,但是,仅从目前发生在杭宇堂和他企业身上的事,记者在此便有很多话要说。

先说说这丹东市的两家商业银行吧,因一切事情都是由这两家银行“倒贷”引起来了。何谓倒贷?表面上看,银行倒贷就是贷款的“借新还旧”,凡是倒贷行为,都是银行与贷款人和企业恶意串通才能完成的,这种行为从严格的银行贷款程序来讲,纯属欺诈行为,这种行为一旦败露,银行的工作人员甚至企业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可是,发生在杭宇堂身上的倒贷行为,直到最后,这银行和“丹东贵宾”不仅一点责任也没有,反而一切责任还追在了杭宇堂的“辽宁深港”身上,让帮助解决债务危机的企业去“背黑锅”,这是种什么行为呢?维一合理的解释是,丹东的两家商业银行、法院与真正用款的“丹东贵宾”,是早就串通好了的,为什么呢?

首先,“辽宁深港”只还实际用的4500万是有企业间协议的,法院不管这个协议非要判决还8500万,这第一步,已为“丹东贵宾”解决掉了4000万。

接下来的执行,问题便明显地显现出来。按理,这两个亿的贷款仅是“丹东贵宾”提供的抵押物就已足够,也是最简单不过的事,但是,法院的执行局不去动这个大酒店,反而拿债权人银行说事,因银行可以提出“优先执行哪个债务人”,如果只优先执行“辽宁深港”的4500万那怕是贷款额的8500万也就算了,还非得将“丹东贵宾”的那两个空壳公司名下的贷款,也非要放到“辽宁深港”身上,从一开始,这两家商业银行已违规违法在先,可是,银行和“丹东贵宾”一起,还是要贪心不足蛇吞象,查封了人家的近三个亿的资产还非要强制执行,这背后的目的是不是太明显了?连一个不懂法的农民,都能看得出这是在联手坑人,这样的事,竟然在丹东发生了。

再接下来,丹东中法已经下了不准执行两个空壳公司欠债的裁定,可是,执行局的那位白法官,却又跑到了营口,要执行那家企业,这又是多么可笑的行为。

纵观事件从形成到今天,银行、企业都是懂法的,法院更是执法机关,可是,这个全程下来,记者怎么始终在觉得,在丹东这个地方,中国法律在此是不起作用的。

就在采访临近结束时,记者从丹东中法内部得到一个消息,说“丹东贵宾”法人为魏凤梅,她的丈夫名叫戴本安,而这个戴本安,在丹东市振兴区法院当主管执行的副院长多年,现刚刚因病退休在家,法院的一切判决和执行,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到此,记者似乎才全明白,难怪杭宇堂能有如此遭遇,换成任何 外地人,结果都好不了。

从辽宁省到丹东市,现在天天在大搞营商环境,尤其对外来的招商企业,更是要为他们创造一个好的营商环境为政府工作的宗旨,可是,“辽宁深港”这个在丹东投资几个亿的招商来的江苏企业,他的遭遇又能说明什么呢?

丹东,在中国最早时叫安东,意为“天高皇帝远”、“不服朝廷管”之地,可是,到了今日,这个边境城市,是不是还要叫它“安东”呢?

杭宇堂和他的企业还在抗争着,会有什么结果,什么时会有结果?他不知,记者也不知。但记者只希望,这样的事,别在丹东市再发生。

记者杨蕾文并摄影

来源:丹东中法:8500万欠款为何非要执行两亿的资产? - 法治 - 新辽网  http://www.liliaonet.cn/fazhi/2018_0514/4104.html

来源截图:

(责任编辑:新媒体)

图文推荐

“小三劝退师”执行“小三分离”服务须遵守“三纲、九忌”
“小三劝退师”执行“小三分离”服务须遵守“三纲、九忌”
小三劝退师执行小三分离服务须遵守三纲、九忌 【出谋划策网讯】...
聚合首都之力  共襄大随之举——北京随州企业商会成立大会在京圆满举行
聚合首都之力 共襄大随之举——北京随州企业商会成立大会在京圆满举行
央视新闻中心记者申杨主持北京随州企业商会成立仪式 本报北京201...
西峡县“华府·领秀城”十大核心价值点闪耀全城
西峡县“华府·领秀城”十大核心价值点闪耀全城
时代报道网 讯 (陈明武 通讯员赵福鼎):近日,西峡华府领秀城耀...

智能推荐

中纪委督办海南女村霸王兰英团伙犯罪
中纪委督办海南女村霸王兰英团伙犯罪
图一:村民代表在中纪委受理海南女村霸举报批复后,在天安门前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