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治晨报网(gczcn.org)!

法治晨报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焦点 >

山西长治:高新区纪工委书记程晚英疯狂索贿的背后

时间:2018-05-11 23:28 点击: 作者:新媒体
[导读]近段,长治市《山西兆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兆盛公司)》法人代表陈兆平实名举报该市纪检委书记马彪的新闻,在人 民网、今日头条、法律与生活网、中国社会新闻网等几十家网站,以及微信、微博中不胫而走,在山西引起强烈反响。 冷眼旁观,文中大体

 近段,长治市《山西兆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兆盛公司”)》法人代表陈兆平实名举报该市纪检委书记马彪的新闻,在人 民网、今日头条、法律与生活网、中国社会新闻网等几十家网站,以及微信、微博中不胫而走,在山西引起强烈反响。

冷眼旁观,文中大体说了两件事:一是长治市高新区纪工委书记程晚英向兆盛公司陈兆平索要价值6000万的15亩地和价值70多万的住宅;二是兆盛公司法人代表陈兆平实名举报程晚英和长治市纪检委书记马彪公权私用,打击报复,并涉嫌滥用职权,动用公安,以涉嫌串通投标罪对其进行立案调查。

究竟孰是孰非?还是涉嫌索贿?滥用职权、包庇纵容?请全国人民及法律专家评说和关注!

 

事情的原委

 

2012915日,山西省长治市高新区土地分局拟对史家庄村进行城中村改造,并在《长治日报》刊登了出让公告。随后,兆盛公司作为唯一一家参与此次拍卖的公司被成功中标。

然而,谁也没想到,此次中标却为陈兆平几乎带来了灭顶之灾!

时隔不久,一次,长治市高新区纪工委书记程晚英到陈兆平的公司检查落实史家庄城中村改造及新农村建设,张口就向他索要15亩地和一套住房,结果被陈兆平言辞拒绝。没想到,2014年,程晚英又通过长治市高新区土地分局局长何光明向陈兆平索要价值6000万的15亩土地(有何局长的录音可证实);2015年,程晚英又通过史家庄村王主任向陈兆平索要位于高新区的长治市保宁门西街世纪嘉园的一套140平米的住宅,价值70多万元(有录音可证实)。

20184月,对于这一涉嫌索贿的事情,《法律与生活》杂志张翼羽记者在采访高新区土地分局何光明局长,以及史家庄村王主任、原支书时,他们都如实地叙述了当时的情景:

何局长十分坦诚地表示:“在地还没有拍下来之前,程晚英在我办公室说过要十来亩地。在地拍下来以后的2014年年初,程晚英在我办公室再一次说在城中村改造中,她想要十来亩地,想做点事。我就找当时的史家庄村委主任和村支部书记原书记说了这个事。我也提供笔录了,这个不假,过程就是这个过程。”

史家庄村王主任说:“我连任了四届村主任,2012年我们村开始城中村改造,2014年房子盖成。我们在高新区办公室办公,程晚英叫我去她办公室,说要留一套房子,还要好一点的楼层。我说行,我回去和陈兆平说。当时就是我在场,我出来后和我们村支书说了一声。回来后我就和陈兆平说了这个事。陈兆平就给她留了一套房屋,但没过户。”

史家庄村原支书说:“我们村主任给我说了程晚英要一套房子的事,要地是高新区土地分局何局长跟我说的,说程晚英想要一块地,大概十多亩。让我和陈兆平说一声,回来以后就和陈兆平说了。”

 

疯狂打击  伺机报复

 

2017718日,程晚英发现通过中间人传话索要土地和房产未果,便迫不及待地又一次亲自出马,找到陈兆平用威胁的口吻说:“要地你不给,罚你公司2个亿,判你坐7年大牢,也就是我一句话的事!”

次日,陈兆平咽不下这口气,径直到长治市高新区管委会反映程晚英索要地和住宅问题,中途又与程晚英发生争执。

2017720日,恼羞成怒的程晚英以“冲击纪检委”为借口,立刻指令高新区公安分局对陈兆平进行立案调查。

程晚英多次公开向陈兆平索贿,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奇怪的是,20188月,长治市纪检委书记、监察委主任马彪竟然把程晚英调回市纪检委担任干部监察室主任。

人常说,放虎归山,必有后患。2017921日,长治市纪检委马上指令潞城市公安局对陈兆平以及兆盛公司“以串通投标罪”进行调查。据陈兆平口述:“在921日至年底,办案人员几乎每天都要到兆盛公司调查,甚至对所有高管都进行讯问,并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严重破坏了企业的正常工作秩序。谁给他们那么大的权力?当时,我还怀疑是不是我拒绝程晚英的要求惹的祸?但又想,在201210月公开招拍挂现场,程晚英作为高新区纪工委负责人就在现场,而且全程实施监控,为什么5年过去了,又说我串通投标呢?要调查也应该是高新区公安分局,怎么是潞城公安局呢?在调查中我积极配合他们,但没收到过任何书面通知。后来潞城公安局以证据不足撤了案,我也始终未收到任何文书。”

 

沉重的思考

 

纵观这起风靡全国的山西省长治市高新区纪工委书记程晚英,接二连三地向山西兆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陈兆平索贿事件,不仅暴露了长治市纪检委的诸多问题,也引发人们种种思考和怀疑:

其一,长治纪检委某些人究竟要走向哪里?

长治纪检委某些人究竟是选择性反腐?官官相护?还是成了看人下菜的“势力店”?长治的反腐究竟是争权夺利的“纸牌屋”?抑或是有头无尾的“烂尾楼”?长治难道是反腐的真空地带和世外桃源?

2015年6月,我在给王岐山和黄晓薇的一封《走马山西 盘点腐败》的公开信中提到:山西为什么腐败横行,呈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毋庸置疑,腐败在官场,根子在纪委。几十年来,由于山西纪检委权力过大,他们中的一些人在黑主子的影响下,上行下效,官官相护,官商勾结,滥用职权,打击报复,排斥异己,想整谁就整谁,想护谁就护谁。君不见,有些官员一发怒,常用的口头禅就是“让纪检委查你”。无数实践证明,纪检委的某些人完全成了打击正义之士,袒护腐败分子的保护伞、黑后院,赤裸裸地充当了贪官和老板的家丁、打手。

在中纪委和山西省纪检委的正确领导下,我国的反腐败斗争已取得重大胜利,不敢腐已成为定式。为什么长治纪检委的程晚英竟然死皮巴赖地公开索贿?究其原因,除自身外,据群众反映,她家族的很多亲戚都在执法部门的重要岗位。

中央多次指出,打铁还需自身硬,并三令五申各级纪检委要深入贯彻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抓早抓小、防微杜渐。保持惩治腐败高压态势,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持重遏制、强高压、长震慑,不断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紧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

程晚英是纪检系统的一位处级领导,竟敢明目张胆地索贿,这就是长治的“全覆盖、零容忍”?这就是长治的“强高压、长震慑”?中央的指示,在长治纪检委为什么成了一纸空文?

2018414日,《法律与生活》杂志记者,就陈兆平举报程晚英的事情,他分别采访了高新区土地局长何光明、史家庄村主任、村支书。他们都证实程晚英索要土地和房屋的事(有录音为证)。令人不解的是,当记者向长治市纪检委发了采访函。长治市纪检委竟然回复说:“我委组成核查组对所反映的问题线索进行了认真核查。经询问高新区国土资源局长何局长、史家庄村原支部书记原书记、原村委会主任王主任,均否认‘程晚英通过其向陈兆平索要15亩土地及一套房屋’一事。”

一件事情两种声音,究竟是谁在说假话?严格来说,说假话就是做伪证。是那三人做了伪证?还是长治市纪检委相关人员做了伪证?其该当何罪?只能吁请上级纪检委及监察委核查。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反腐败的重要论述,旗帜鲜明、立场坚定,从“党内决不允许腐败分子有藏身之地”“发现多少查处多少,不定指标、上不封顶,凡腐必反,除恶务尽”,到“不论什么人,不论其职务多高,只要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肃追究和严厉惩处”“任何人都不能心存侥幸,都不能指望法外施恩,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也没有‘铁帽子王’”;从“以猛药去疴、重典治乱的决心,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勇气,坚决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到“惩治腐败这一手必须紧抓不放、利剑高悬,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从“腐败分子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们追回来绳之以法”,“决不能让其躲进‘避罪天堂’、逍遥法外”,到“把惩治腐败的天罗地网撒向全球,让企图外逃的丢掉幻想”,无不宣示我们党与腐败势不两立、斗争到底的决心,彰显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许党许国、报党报国的历史担当,指引着反腐败斗争不断深入开展。

而长治纪检委、监察委做的怎么样?已自不待言!

其二,官官相护?还是另有隐情?

程晚英如此明显的违法行为,为什么的5年了得不到依法处理?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长治市纪检委、监察委,非但不处理,反而将程晚英这个涉嫌犯罪的腐败分子提拔到市纪检委,并担任监督全市干部的重要部门?这里究竟有什么隐情和猫腻?

其三,家族联手对陈兆平刁难。

2018419日,据《纳税人报》记者在一篇题为《山西:长治市的“黑”官场市区两级纪检干部官官相护》一文中提到,程晚英到市纪检委后,不但不收手,而且“指使侄儿程琦(长治市房管局局长)找各种理由不给兆盛公司办理《商品房预售许可证》,导致该公司房屋不能销售。2000多市民回迁安置无法进行,6000多农民工面临失业,进而涉及到整个城中村改造工程搁浅,给社会带来重大的不安定因素。”

其四,宣讲十九大精神,在长治被封杀。

2018331日,兆盛公司邀请北京一些专家学者,以及中央办公厅、中宣部、等领导到长治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人民网、环球网、山西网、政府法制等50多家中央及山西媒体都在第一时间做了报道,唯有长治的媒体集体沉默。据以往不愿透露名字的记者爆料:活动前夕,也有一些当地的记者参加了活动。始料不及的是,事后当地主管部门居然让参加该活动的报社、电视台记者做出书面检查,令记者百思不得其解。

其五,山西兆盛公司正常的经济活动遭受很大程度的破坏。

在这场正义与邪恶的斗争中,5年多来,陈兆平所在的山西兆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是长治市的一家功勋卓越的房地产商。为了澄清事实,他不得不放下公司的工作,从区纪检委到市纪检委,再到省纪检委和中纪委,一级一级上访反映,为什么无人重视?没人监管?按照党的纪律处理条例,党的干部被实名举报后,有关部门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给予结果,然而,面对铺天盖地对长治市纪检委程晚英及马彪的实名举报,长治至今没有一个官方的声音。是装聋作哑?还是官官相护?

山西兆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12月,注册资金2亿元人民币,是拥有国家房地产开发级资质的大型房地产开发企业,下设天津兆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5亿元)、山西兆盛建筑工程有限(注册资金2亿元)。公司公司年开发能力45万平米,年施工能力达50万平方米,仅长治市史家庄村城中村改造以来,仅此一个项目就向国家缴纳税金达8亿元!

目前公司拥有员工2200余人,其中各类专业技术和管理人员400余人,一级建造师5人,二级建造师47人,各类高中初级职称100余人。大专及以上学历人员比例达到了90%以上,多次获得国家、省级建筑类奖项,建筑经验丰富、技术力量雄厚,中央电视台曾专门对他们做过深度报道。

对依法经营的企业家,中央一贯采取保护的措施。今年年初人民日报曾发文称:企业家是经济活动的重要组织者,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中坚力量。他们为积累社会财富,创造就业岗位,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增强综合国力作出了重要贡献。同时,最高法又发文,要求保护企业家,坚决防止用刑事手段干预经济纠纷。

值得注意的是,最高检在《关于充分发挥职能作用营造保护企业家合法权益的法治环境支持企业家创新创业的通知》中,指出,要规范自身司法行为,改进办案方式方法,最大程度减少、避免办案活动对企业家合法权益和正常经济活动带来负面影响。而在长治,就因为程晚英索贿未果,即对企业家陈兆平疯狂打击报复,搞的该企业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在调查中,长治的一位老干部说,长治市纪检委某些人徇私枉法办人情案,已是普遍现象。就连全国最大的房地产商XXXX来长治也得拜“马”头(指马彪),否则就别想立住脚。马彪已成为国民党时期的戴笠,纪检委也被他训练成过去的“军统”。

  “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如果不除恶务尽,一有风吹草动就会死灰复燃、卷土重来,不仅恶化政治生态,更会严重伤害党心民心。20151月,他在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以“不得罪成百上千的腐败分子,就要得罪13亿人民”为全党算了一笔政治账、人心向背的账。20161月的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他以党中央坚定不移反对腐败的决心、坚决遏制腐败现象蔓延势头的目标“两个没有变”,全党同志对党中央在反腐败斗争上的决心、取得的成绩、带来的正能量、光明前景要有“四个足够自信”,展示了不为干扰所惧、一以贯之反腐肃贪的顽强意志品质。

就程晚英索贿事件,当地群众强烈吁请中纪委与山西省纪检委彻查长治市纪检委中的害群之马。

惟其艰难,方显勇毅;惟其磨砺,始得玉成。5年来,我们党以雷霆万钧之势荡涤腐败积弊,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诠释了“只要我们管党治党不放松、反腐惩恶不手软,就一定能赢得这场输不起也决不能输的斗争”!
    来源:山西长治:高新区纪工委书记程晚英疯狂索贿的背后_ 中国社会新闻网  http://aa.xinwen110.org/a/renminlaixin/2018-05-11/20015.html
    来源截图:
    
    山西长治:高新区纪工委书记程晚英疯狂索贿的背后-民生- 荆楚法新网  http://www.qimengmedia.cn/html/7427.html
    

(责任编辑:新媒体)

图文推荐

深圳深夜出新政:社保1年变3年(图)
深圳深夜出新政:社保1年变3年(图)
北京会不会紧跟上海出台楼市调控政策成了眼下北京买房人和卖房人...
关于对贾彩利雇佣黑社会、强揽工程、聚众赌博 非法卖地等违法违纪问题的举报
关于对贾彩利雇佣黑社会、强揽工程、聚众赌博 非法卖地等违法违纪问题的举报
举 报 信 关于对贾彩利雇佣黑社会、强揽工程、聚众赌博 非法卖地...
西峡县“华府·领秀城”十大核心价值点闪耀全城
西峡县“华府·领秀城”十大核心价值点闪耀全城
时代报道网 讯 (陈明武 通讯员赵福鼎):近日,西峡华府领秀城耀...

智能推荐

中纪委督办海南女村霸王兰英团伙犯罪
中纪委督办海南女村霸王兰英团伙犯罪
图一:村民代表在中纪委受理海南女村霸举报批复后,在天安门前含...